纪录

  • 如果老妖精有2000个观众……
    第一件事,让我们先来看些实在的数据: 可以看出,19年,老妖精走的是实打实的野路子。 除了珍珠剧场的《Annata》外,没有一场演出在剧场或美术馆发生。每场演出平均能容纳观众数低于30人,所有演出都独立制作、独立宣发,而且大多为地下场次,以“活动、体验”的名义在坊间流窜。此地吴人 摄影 / 蒋亚豪 那这些数字背后,19年我们收获了什么? 一、集体创作模式初形成 2019年,老妖精延续18年末“每周一挠”的工作方式,以“5人核心成员共创共治”+ “无数优秀外挂支援”的模式,一门心思探索了“非导演中心制集体创作”到底是个什么玩法。 此处强调非导演中心制,是因为,国内(乃至世界范围内)大部分的实验团体,说是“集体创作”(devising),但都是有“一个核心导演”,演员是在导演意图下进行有组织的”集体”创作。国内和老妖精一样采用“非导演中心制集体创作”的可能只有“月台小组”和“老虎棒子鸡”了吧(如有其他,愿闻其详!)。说白了这是一个“权力结构”和“做决定的机制”的不同,也就带来了创作过程和作品特质的不同。 老妖精在PSA布展中,正在解开一团打结的红毛线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