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女计划

2019.10.05 – 2019.10.07

编织&身体工作坊


2020.01.11

“挠” @ HOME Art Space, Shanghai



“尽管两者被绑在一起旋舞,但我宁愿是赛博格而不是女神。”

——唐娜·哈拉维《赛博格宣言》

《织女》是个正处于创作初期的现场表演,而涵盖《织女》的“织女计划”自从2018年已开始。“织女计划”的第一次出现在2018年的七夕节。作为初始版本的采集部分,网站“织女计划”上线。第一批公测匿名用户在填写关于“罗曼蒂克”的自我定位之后,与伪聊天机器人“织女”在虚拟空间发生文字恋爱。公测于两个月后暂停。

“织女计划”的第二次于云端上线。该网站长期运行,是一个“浪漫”素材的存档。也作为织女在赛博云端编织浪漫的空间。网站包含不同年代出现的数字化的浪漫元素,包含流行文化、浪漫金曲、图像、声音、文本、表情包、诗歌等等。

《织女》是“织女计划”的第三次出现,也是第一次线下的实验性演出,与视觉艺术家肖森、编织艺术家金曾可共同创作,和MICRO演出系列共同制作。在这个版本里,“淘宝式”的仙女们对观众开放“织女热线”——一个戏仿色情电话服务的浪漫编织语音服务。这些仙女像是低质量渲染出来的画面,全身上下都是glitch和噪点。视觉艺术家肖森创作的视频在屏幕上循环播放,采样1963年的黄梅戏电影《牛郎织女》,异化的电影片段周围布满了霓虹灯一般发着光的粉色爱心。对仙女的敬意与崇拜,随着整体的画面渐渐失真瓦解。

“织女计划”正在线上与线下长期发展中。

创作背景

这个世界上,爱是我们这等凡人在日常中通往非凡与宏大的钥匙。我们对于“永恒之爱”的想象则更宏大,它把人的情感放在超越宇宙标尺的位置。相比之下,现实中的“永恒之爱”实在极度匮乏。是否真的是这样:越是永恒的东西,停留的时间越短。当下,“永恒之爱”的叙事频频出现在玄幻言情小说、偶像电视剧、IP电影、手游当中。以二维码付款或60s的广告开始,到关闭窗口或关机(电视机、手机、电脑)为止。在某种程度上,《织女》和“织女计划”的诞生,始于“织女”之死。《织女》是一个“织女”的数字转世(Digital Afterlife),它在另一个维度与空间,试图重新编织这个“动人的传说”。

唐娜·哈拉维在《赛博格宣言》的末尾写下这么一句话:“尽管两者被绑在一起旋舞,但我宁愿是赛博格而不是女神。”《织女》里的赛博格式的仙女,则是在这个时代,资本旋涡中的“女神”与“赛博格”共同生下的“怪胎”。

创作者

发起人:林翠西
集体创作者:林翠西、July Yang、Selena Lu、肖美玥、楼一娃
编织艺术家:金曾可
视觉艺术家:肖森

场地支持:MICRO Performance Series & HOME Art Space
特别鸣谢:Anneliese、宋欣欣、方胆疼

Visual Portfolio, Posts & Image Gallery for WordPress